朝我绯楚

成熟的反义词。

大概是丧()

100fo感谢

居然就快100fo了…………

开点文,金剑/楚留香/剑三/天刀/喻黄/韩叶均可(不过这个号貌似就写过金剑……)请随意评论!!!

不打tag了

【金剑】一个故事「转」


      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  公主梦到闪电,诡异的白,它从很远的地方来。

      光的速度无可比拟,所以人们总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多么惊天动地的相遇,连高高在上的太阳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  她落下窗帘,一只鸟抓紧时机滚进了屋。公主心中略惊,她弯下身子,有些失望地发现它脚上没有任何纸条。这是一只通体金色的鸟,翅膀上有不少伤口,难为它能飞到这里来。

  ...

【金剑】一个故事「承」


     “后面的故事呢?”

     苏珊娜问。火光映得她眼睛真亮,老人的嘴唇蠕动了两下,她似乎要说什么,最终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 “战争结束了,”老人笑着说,干枯的犹如树皮的手抚摸着孩子们的头发,“两个国王终于达成了一致,公主与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 它结束的太突然,没有一波三折的情节,以至于孩子们意犹未尽的大叫,希望老人能再讲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 “不行,已经太晚了...

【金剑】一个故事「起」

「章·起」

     在很久很久之前,有两个相邻的王国,它们一个叫做不列颠,另一个叫做乌鲁克。两个国家谁也看不惯谁,都想将对方吞并。

     两位老国王明争暗斗几十年,都未能将对方吞并,眼看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接班人。

     乌鲁克有位金发红眸的王子,像是太阳神赐予人间的荣光,见过他的人们无不称之为“原初之子”。而不列颠也出现了一位金发的公主——不,她更像是个骑士,善恶分明,天真无害。

    ...

【金剑】久别>06.

Chapter 06.

     吉尔伽美什点了支烟,一手夹着烟放在脸前,另一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,左脚架在右脚上,整个人懒散地靠着沙发。

     包厢的花瓶里插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。他看上去像是来见情人的。

     “I will go to the edge of heaven to fulfill an appointment.(我要去遥远的天边赴一场约会。)”

     来者是一个女孩,穿着红色的裙子,黑发扎成双马尾,...

【金剑】久别>05.

Chapter 05.

     大海是白色的,磅礴的。

     极目远眺,有海鸥紧贴着水面蓄力冲上蓝天,波光粼粼的海岸线与天际化为一物。

     阿尔托莉雅又一次被浪掀翻,多亏了脚绳,她借着浮力回到了海面上。她脱了力地趴在冲浪板上,一只手捋起自己湿漉漉的金发,她的教练在沙滩上笑得打滚。

     混蛋吉尔伽美什。

     他向她游去,一只手抓着她的冲浪板,停住身子,“你不要和大海...

【金剑】久别>04.

Chapter 04.

     你将车子开上高架。

     桂妮薇儿的指尖从微开的窗中探出去一点,她说:“这么快就拿下驾照了?看来你以后可以经常带我兜风了。”

     你笑,你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 “这次来,能在我这里住多久?”

     “唔……不走了。”她歪着头,状似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 你知道这是一句玩笑,“那兰斯洛特来找我...

【金剑】久别>03.

Chapter 03.

     阿尔托莉雅醒来时已经一点四十多了,她看了手机,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成静音模式了,有一个未接电话,还有两条短信,都来自于同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 备注「新室友」的。

     她没有急着回电话,先看了短信。

     「我快到了。」

     「提前到楼下了,我在车里,车牌号XXXXXX」

     发件时间是两三分钟前...

【金剑】久别>02.

Chapter 02.

     莫德雷德不知道她为什么发出这样的感慨,到底是个大大咧咧的人,很快就将这些抛在脑后。她忙了一个早晨,还没吃饭,问过阿尔托莉雅,两人开车去吃港菜。

     吃饭是一件大事,你们不要小瞧吃饭,重点是怎么吃到一块去。有多少桩生意是在饭桌上拍板,弹指间就是千百万的流动量。

     莫德雷德除了佩服她玩剑玩的好,还佩服她是个吃中好手。高中时她俩每天都一块儿去吃饭,毕业之后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 莫德...

123
©朝我绯楚 | Powered by LOFTER